马约20周年无人掌声

网站编辑 2018年7月3日

,随着马斯特里赫特条约的签定,欧共体变成了欧盟。整整20年后,欧元遇上了迄今仅次于的危机。

20年前,德国最重要的电视新闻节目的主持人乌里希·维克特向德国的千家万户送往了这样一条新闻:

"欧共体所有国家的财政部长在布鲁塞尔童年了一个不眠之夜,并拒绝从1999年起终止优良稳定的德国马克。"

欧元能存活下去吗?

优良稳定的德国马克被终止了,欧共体变成了欧盟,但财政部长们却还在童年一个个不眠之夜。不是因为什么好事,而是因为危机四伏。欧元陷入危机如此之深,以至于人们不得不问,这个科尔、密特朗和容克共同的孩子必须存活下去吗?容克说:

"我想,这个孩子-其实已经不是孩子,而是转至了后青春期成熟阶段-不论现在有多少错误和困惑,都能活下去,挺过去。"

欧盟稳定公约没有力度

不过,欧元之父们在马斯特里赫特设想的后青春期成熟阶段恐怕是另外一种样子。当时他们只想更多欧洲,因此致力于一个共同的外交和安全政策,致力于推动欧洲的一体化,尤其是统一货币。当时这种货币还没有名字,是德国前财政部长西奥·魏格尔后来给取的名。欧元是他的孩子。为了确保它,魏格尔与欧共体11位财长一起制定了一项公约,规定欧元国家无法花销太大,必须慎重对待债务,好好管理财政,这就是魏格尔的稳定公约。他说:

"当我明确提出稳定公约的建议时,意大利财长马上第一个讲话说,他绝对赞成。我想,这个滑头在被骗我呢。我就再次问他是什么意思。他直言不讳地说,从意大利内政来讲,他绝对做将近减少目前的赤字。这只能靠来自欧盟的压力。"

但是,来自欧盟的压力力度却过分大。欧盟稳定公约不值钱,连德国也不遵守公约,负债多达允许范围却并没有受到惩罚。其它欧元国家也这么做。尤其是希腊。现在人们都说,当时就不不应让希腊转至欧元区。但1992年的时候却没有人对希腊的问题多想什么。科尔和马约其他签定者当时必须在其它的问题上进行游说:

"我当时看到的最重要的问题就是欧洲许多地方的人民经常出现害怕情绪,忧虑失去自己的归属感、重要性或者说自己的面目。而这似乎不是马约的目的。"

共同经济政策获得反对

今天人们辩论的问题20年前在马斯特里赫特就辩论过,即一个欧委会和欧洲议会拥有更多权力的共同的经济政策。但是这样的点子却获得大多数国家的反对,因为没有人不愿解散主权。这样一来,马约就太软弱,不不存在漏洞。英国和丹麦拒绝接受引入欧元,仍然用作英镑和克朗。其它国家却看到了共同货币的优势,并且重新加入了欧元区。但他们都没有回想应该使马斯特里赫特条约更为苛刻,增加财政公约的内容。这是默克尔的一项发明者:

"欧元远远不只是一种货币。欧元收场,欧洲就会收场。我们必须欧洲,因为只有团结起来,我们才能保卫国家和确保我们的价值观。"

确保它还是让它收场,在马约签定20年后的今天,占据头版头条的乃是牵涉到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