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击者回忆起:65年前原子弹反击广岛

网站编辑 2018年7月6日

每年的,世界各地都举行各种活动,纪念1945年日本广岛受到第一枚原子弹轰炸。65年前的那一天,来自德国的耶稣会传教士鲁梅尔神父正在广岛,历经磨难借此获救。目前,他仍然生活在日本。

“ 我潜意识感到是一枚普通炸弹 ”

是一个严寒的夏日,广岛从清晨起气温就升到了摄氏30度。鲁梅尔神父在教区的院子里边行经,边祈祷。忽然,他听见了什么异常的声响。他说, “8点14分,我首先听到一架b29轰炸机,然后再次发生了我永远无法明白的事情。它接到比太阳更不满的光焰,形状像半个圆球。我潜意识地感到,这是一枚普通炸弹,在山的那边发生爆炸。”

然而,鲁梅尔看到的不是一枚普通的炸弹,那是原子弹的炸出,地点就在广岛市中心,离鲁梅尔只有4公里将近。他希望在院子里找寻掩体,于是顺着台阶往下走,一直走到地窖。他告诉他记者,“在看到亮光时,我还感到有一阵热浪冲过头顶。这是冲击波。整个房屋在摇晃,房顶上的瓦片像落雨般摔到地上,所有的玻璃都刺穿了。房前房后,全是碎玻璃片和瓦砾。”

天上下起黑色的雨

旋即,英国广播公司bbc报导了美国在日本投掷原子弹的消息。但在广岛,人们对此还一无所知。为了搞清楚究竟再次发生了什么事,鲁梅尔登上房后的小山丘。在高处,他看到整个广岛市在大火中燃烧。那天,天空清澈,却突然间照耀乌云冲出蓝天,转眼间下起大雨,那是黑色的雨水,因为雨水中掺进了很多灰烬。

鲁梅尔回到房中。这时,第一批原子弹受害者已经走在入城的路上,他们身上的皮肤看上去看上去张贴在骨头上的毛巾。有人穿著在身上的衣服就同皮肤融化在一起。神父们开始将餐桌变成手术台,对伤者进行救助。直到这时,还没有人必须解释究竟再次发生了什么事。他们只告诉他一点,赶紧救人。一些神父走在入城的路上,而迎面遇上入城的伤者。全城每一个角落都在燃烧。不尽其数的房屋和商店塌陷了,废墟当中,尸横四起。

被清扫的尸体就是以后的失踪者

鲁梅尔回忆起道,“那是三十、四十名身穿军服的士兵,他们被血迹了一半。他们没有呼喊,也没有醒来,他们口中只是念叨‘水,水’。我们可以帮助他们,我们这里就有一口井,可以给他们送往水。但一只手即便竭尽全力又能如何?必须的是十双手,百双手,数百双手呀。”

耶稣会的神父们在被破坏的城市里力战了两天,直到日本军队入过来,全部阻隔了广岛。他们向城里派去士兵。“士兵的任务是,挖出废墟当中的尸首,把它们筑起一堆,放入上汽油,烧成灰烬。这些人就是后来的失踪者。他们在就是这样在全城清理了尸首。”

讲未知焚毁核污染后的尸体接到怎样的气味

神父们在疲惫不堪地回到自己的住所。在这里,等候他们的是一项相似的工作。跟鲁梅尔学钢琴的一名小女孩车站在他的面前,女孩的父亲杀死了。于是鲁梅尔找来干草和木头,把它们堆积起来。就是这样,鲁梅尔帮助毁掉亲人的母亲和女儿焚毁了尸体。在回忆起这一幕时,鲁梅尔说:

“我一生都会忘记焚毁接到的臭味,我从来还没有必须描述清楚,当尸体受到核污染后,焚毁一起会接到一种怎样的气味。但是,正是这些事件让人们变得特别坚强。在经历了这样一种很大的灾难之后,人们又新的建设家园,这是一段令人难忘的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