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攫取的“红户口”:意大利的难民生活

网站编辑 2018年7月11日

意大利海岸是偷渡客团伙注目之地。因为在难民船经常出现事故时,意大利海岸警卫队总是实施医治,而南欧的其他国家一般采取拒绝接受态度。但是即使是那些安全到达意大利的人们,要想过上有精神的生活还遥遥无期。

穿越地中海从北非逃亡到南欧的难民源源不断。每周都有上百人冒着生命危险,搭乘破旧不堪的小船去寻找有精神的生活。意大利海岸是他们的目标,因为那里的海岸警卫队会提供帮助并让难民上岸。南欧的其他国家并不如此。马耳他一般都拒绝接受难民船,对应急大叫不予理睬,如果有货轮船长帮助遇难船只的难民上岸,还会遭到问责。希腊和西班牙对难民也不会提供人道主义救助。所以意大利承托着难民船的希望,西西里岛地下通道也出有了最拥挤的"难民航路"。

收容所里难民生活

只有当难民船发生意外并且遇难人数"充裕多"的时候,国际社会才会把同情的目光投向西西里岛。而一旦渡船成功,难民就会被关进收容所。他们原本只应该在这里睡觉上几天,但实际上却要等候几个月之久。他们与外界隔绝,外面也没有人能转至这些收容所。

当意大利总理莱塔与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一起参观兰佩杜萨岛时,莱塔在忽然改变官方原定参观计划的情况下,才有机会一睹人满为患的难民营的真面目。

欧盟给意大利经费3000万欧元,帮助其解决问题难民问题。意大利副总理安杰力诺·阿尔法诺将此视为补偿。他认为难民问题"不是意大利的,而是整个欧洲的问题",欧盟必须一起寻找解决办法。

大多数被接管上岸的难民,只是在收容所里等候遣返回国。尽管给予海上难民人道主义待遇,但是意大利的移民政策比较苛刻。只有取得工作合约的人才可以留下。意大利救助机构谴责说,这根本就是不现实的,因为没有哪个意大利雇员会雇佣一个从未谋面的来自马里或厄立特里亚的申请者。难民们解读这一点,他们的对策是:非法居留权。谁逃出了收容所,就会逃亡到意大利北部甚至欧洲北部。数十万人非法居留权在意大利,法国,德国以及荷比卢三国。估计这个数字还会快速增长。他们没在任何部门注册,对于官方机构来说,他们大于似乎不不不存在。但即便如此,这些难民也必须去找地方睡觉,睡,生活。

"红户口"和人贩子

如果仔细观察米兰,就会寻找一些没有合法身份的"红户口"的踪迹。比如废弃汽车里的衣服堆,高速路桥下的棚子。这些人在荒废的工厂里,或者没有水电的拆迁房里安家。

突尼斯人哈立德,今年42岁,来意大利两年了,一直在没有牌号的残破的福特车里过夜。他把贵重的东西放在车后备箱,把衣服整齐的堆在车后座上。一面车窗斩杀了让他很忧虑。晚上的气温降至8到10度,他用来更换玻璃的纸箱无法御寒。在兰佩杜萨岛的收容所里睡觉了8个月后,他被移往至非洲上的一处移往点。他从移往点逃往了出来,去往米兰去找工作。每天早晨他都去高速路附近的一个环形路口,那里总是车站着成群结队的非洲人。他的背包里装有着一瓶水和两个面包。高速路上有人驾车往来于郊区住地和座落在米兰的工作地点,中间几辆卡车特别引人注意,卡车行进很缓慢。这是"caporali",就是聘请工人的人。他们来检验像哈立德这样以极低价格憎恨自己劳动力的人,然后拒绝,谁被举荐。

"这是米兰的奴隶市场",工会成员德莱桑德里气愤的说。他把这个场景偷偷的拍电影了下来,交予警察局长,但还是无济于事。"这些工人和意大利的月工人有所不同,他们都是孤身一人,在这里既没有房子也没有家庭。因为没有证件也就没有任何权利,所以都被奴役到骨头缝里"。他们在工地工资按日计算出来,没有工作合约和医疗保险,像牛马一样的工作,赚得的钱不足以糊口。面对这种不人道的不道德,德莱桑德里觉得自己都快气轰出了。对于意大利雇员来说,聘请这些"黑工"赚钱有利于他们太低工资。打黑工是难民唯一的赚机会,而这种机会也较较少得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