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事措施还是军事手段?

网站编辑 2018年7月17日

阿拉伯之春、叙利亚内战、国际恐怖主义——这些都是德国安全政策面临的挑战。而对于如何应付这些挑战,专家们具备有所不同意见。

据联合国数字,叙利亚内战愈演愈烈以来,已造成93000人遇难,60万人沦落难民。原本寻求民主的运动早已演变为一场血腥的战争。国际社会对此束手无策,立场难以统一。俄罗斯和伊朗仍然车站在叙利亚总统阿萨德一边,而美国、法国和英国反对反对派力量。德国则反对向叙利亚叛乱武装提供武器。

叙利亚不是唯一的挑战

约翰内斯·贝克是马堡大学和平与冲突研究中心的讲师。他认为,阿拉伯之春的影响是德国安全政策面对的仅次于挑战。"利比亚、突尼斯和埃及原本是我们的联盟伙伴,现在那里的局势十分不明朗。埃及否会与以色列唱对台戏,现在还不清楚。对德国来说这是一个相当大的问题。"欧盟和其他地中海沿岸国家合作关系也陷入了衰落。欧盟边境安全局因此面对棘手的任务。欧盟目前企图在马里和利比亚之间创立新的边界,以阻止大量难民涌入欧洲。与此同时,另一个问题是国际恐怖主义。

德国对这些挑战做好想了吗?人们必须采取哪些调整措施?以上问题是政界、媒体和研究机构代表在德国安全政策论坛上辩论的问题。这一活动的目的是为辩论德国的安全政策南北提供一个平台。

无法避免的军事冒险?

迄今为止,德国的安全政策有两个最重要支柱。一是还包括像阿富汗愿景那样的军事插手以及向某些国家出售武器,也还包括沙特阿拉伯这样威权统治者下的国家;此外还有民事手段,如外交、发展援助和国际的的组织框架内的合作。其中的重点是显而易见的:德国联邦国防军今年的开支多达330亿欧元,比2000年增加了40%,安全问题专家贝克指出,与此同时每年用于以非军事手段解决问题冲突以及危机避免的经费支出只有2亿欧元。

贝克认为:"如果想要一次次措手不及地步入新的军事冒险,就必须不断扩大非军事领域的投入。"在安全政策论坛上,赞同这一观点的不只是他一个人。

安德烈亚斯·维特科夫斯基是国际和平愿景中心的项目负责人。他注意仔细观察了会议上有关安全政策面临的挑战和必要调整的辩论,"德国的与会者大多把非军事解决问题冲突的期望放在更最重要的方位。"他说这一偏向如此明显,以至于来自北约盟国的代表会明确提出问题,例如他们认为德国为欧洲的安全做出的贡献过分,常常以德国的历史背景为借口推卸责任。"如果德国想之后保持这样的路线,那就要同时尽量使民事方面的工作更加有效地。"这位专家指出,德国不应该把有所不同的项目负责管理管理权限集中于到各个部委,而应该更好地集中于协商。

社会不公是安全隐患

至于安全政策中民事措施的重点应该放在哪里,维特科夫斯基和贝克具备有所不同意见。维特科夫斯基认为,首要领域是外交和发展援助。贝克则认为,还有另一个尤其最重要的方面:"全球五分之四的战争都与民族或宗教问题牵涉到,而是财富分配不公导致的。"其中一个原因是不公平的贸易条件和贸易保护主义。2012年,由兴盛工业国家包含的经合组织成员国在发展援助领域的支出为900亿欧元,而在确保本国市场方面则投入了2900亿欧元。"我们在企图维持全球财富分配流失的现实。如果不设法改变这一点,这个世界不会变得更加和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