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粹时代的艺术品交易

网站编辑 2018年7月18日

慕尼黑寻找1400幅名画的消息引发了一场关于如何处置“纳粹偷走艺术品”的辩论。艺术史学家拉尔夫·延弛呼吁,尽快挽回司法疏忽所造成的后果。

本站编辑报导:德国联邦政府将科尼利尤斯·古利特珍藏画作中的25幅公布在了 lostart.de 的数据库里,还有560幅也将随后重新加入。为什么在 慕尼黑的一处公寓内寻找这些艺术品两年之后 ,才作出这一拒绝?这是一种拖延战术吗?

拉尔夫·延弛:这也是我的一个困惑,我也没能找寻答案。慕尼黑方面在寻找这些作品后秘而不宣如此之佐佐木,而且在调查过程中将专门研究艺术品原文的学者和艺术专家规避独自,我认为这是一桩丑闻。

您对于在互联网上公布艺术品表格或艺术品的作法有何期望?

我希望能很快解读这些艺术品的大致情况,以及曾经拥有这些艺术品的牵涉到人士的情况。我很证实,如果表格之前就必须借此公布的话,我们在 针对其来源的研究方面 尊重已经获得很多进展。这并不牵涉到追究责任不当得利的问题,而是要对一个相当严重不公的情况作出缺陷。

是不是有可能还不不存在着类似于这样的"艺术品宝库"?

除了他的公寓之外,科尼利尤斯·古利特有可能把瑞士的减免申报关税仓库里也当成了另一个画作珍藏地点,那里有可能还有一些艺术品。归根结底,科尼利尤斯·古利特是在从瑞士出境的时候被捉到的。不过这纯粹是猜测。

巴伐利亚司法部为何到现在都没与科尼利尤斯·古利特进行对话?司法部现在宣告达成协议了让步方案,您认为这会是怎样的一个方案呢?

我认为,这个让步方案有可能是:联邦政府收购科尼利尤斯·古利特那些被查封的"恶魔艺术"作品。如果这样的话,可以让佳士得或索斯比拍卖行对艺术品进行估价。这样联邦政府必须缴纳他一个公平的价格。此外他必须取得保证,必须之后持有人那些1945年之后收购的艺术品。另一方面,他也必须同意,对其余800件艺术品进行来源原文调查,那些因为被纳粹抨击而遭偷走的艺术品必须归还给其合法继承人。

会不会甚至经常出现这样的情况, 科尼利尤斯·古利特似乎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对 ,如果考虑到,他父亲在战后是杜塞尔多夫艺术协会的负责人,似乎已经取得了平反昭雪?杜塞尔多夫甚至有一条大街是以他父亲命名的。

科尼利尤斯·古利特在他父亲去世的时候已经24岁了。我相当坚信,他当时就告诉他这套收藏品中"鱼龙混杂",就是说有合法收购的,也有非法获得的。这尊重会让他有一些良心不安。他尊重告诉他,他父亲在这些收藏品的历史和由来问题上马利亚了谎。我找寻了一本展览画册,其中还包括希德布兰特·古利特从他的珍藏中租给的一些作品。科尼利尤斯本可以做同样的事情,但他却生活得非常高调。

1998 年,44个国家与纳粹受难者协会签订,目的寻找遭纳粹偷走的艺术品,并在必要的情况下作出赔偿金。一年之后,德国前文化部长瑙曼拒绝接受各家德国博物馆对其收藏品进行必要检查。那些博物馆否把画作都秘藏一起了?作为艺术品考据家,你当时否被允许转至珍藏仓库?

已经过去六十年了,政府一事无成。,文化遭到破坏,当代最佳艺术品被从博物馆里放进充公,艺术家也遭到伤害,他们的作品被印有了"恶魔"的标记,其中一大部分遭焚毁。仅仅是戈罗茨就有300幅作品被从博物馆里拿走,其中一些在洛桑拍卖会,另一些被出售,大部分都被焚毁了。联邦德国数十年来对这一根本性议题没什么关心,我认为这是一个相当严重疏失。

为什么没有人有兴趣对博物馆馆藏的原文进行考据?为何到现在也没有一个独立国家委员会来做这件事情?

不仅如此,甚至还经常出现了"认贼作父"的情况。在本站记者报导,恰恰是斐迪南-莫勒基金会出资赞助本站记者报导权利大学的"恶魔艺术"研究课题。研究工作必须保持独立国家,取得国家资助,而不是从一个其名字与纳粹经商有涉及的基金会拿钱。

与法国、荷兰、奥地利和瑞士的情况有所不同,德国并没有通过法律规定1933年到1945年之间的财产移往没有法律效力。为什么在德国没有这样的法律呢?

这指出出有有,那些责任人在二战之后是如何对待历史的。许多机构里都有纳粹成员之后工作。有一些司法人员自己把自己"去纳粹化"了,没有一个人出庭审问。那些协助希特勒的帝国部长斯佩尔设计帝国首都"日耳曼尼亚"的建筑设计师此后都立即可以之后工作。对于这些在战后新的回到责任岗位上的人,人们不有可能相信他们会肃清自己的纳粹历史。现在我们才告诉他了这些事情。年轻一代很有理由明确提出这样的问题:为什么?

直到现在,联邦德国法庭都还没宣告1938年的"纳粹充公法"违宪。因为1945年后,人们想为那些财产的新主人们奠下法律方面的保证。现在改变这项法律否还有意义呢?

我不认为必须对1938年制定的法律做出改变。当时出售的许多作品,现在都陈列在世界各地的博物馆里,这已经是无可挽回的事情了。国家应该购入所谓的"恶魔艺术"作品,归还给博物馆。同时许诺古利特,他父亲珍藏中那些没问题的艺术品会归还给他。其他作品应该交予艺术品原文学者进行辨别,通过非法途径充公的作品应该交予合法继承人。这将是纠正错误的第一步。尽管这并不符合法律,因为这些案件早就过了追诉期:私人并不需要归还他们买了的东西。但这是一笔交易,能让联邦政府、艺术本身以及牵涉到的艺术家都能保留颜面。

拉尔夫·延弛是画家乔治·格罗茨遗作委托管理者。多年来他都在对著名印象派画家的传世作品进行研究。其中许多作品都曾为犹太绘画收藏家阿尔弗雷德·弗莱希特海姆所拥有。1933年,弗莱希特海姆被迫离开了德国,并且因此失去了他的部分珍藏。